台湾国语音乐联盟

紫兰三月随笔

和兰花在一起3182020-09-07 16:34:38

一、一段往事(1)


      阿龙和我不是一个地方的。他年轻时打架经常一挑三,而且每局必胜。后来,他说厌倦了江湖气息,想过一种正常的生活。

      阿龙邀请我去他的城市,我们在城墙脚下坐着,那里一块钱可以点一首歌,他唱了一首情歌,真的是唱着情歌流着泪。

      第二天,他送我走,帮我买了车票,然后说:“我要去广东了,等我混好了,我们再聚,你要好好学习。”

      过了两年,音讯全无。通过一些朋友找阿龙,也没有找到。有次寒假回家,在火车站,竟看到了阿龙,他明知我不抽烟,但一定要塞给一包烟,是中华牌。那晚,我们喝了很多。

       他说要出国,要出去发大财。我说你可以考虑结婚生子,他潇洒地回答,大丈夫何患无妻,得先要有资本。

      在某一个寒风呼啸的晚上,我和他QQ聊天,他说现在非洲中部国家的某个部落里做买卖,有位酋长的女儿看上他了,说不娶他就发江湖追杀令。我说,你厉害啊,以后是酋长女婿了,你们在一起,就是白加黑。

      再然后,有次特别想找他聊天,结果发现他把我QQ删除了,加他好友也不接受。我不清楚他那里发生了什么。过了好久,他给我回信,说自己失去了青春,他要去找回属于自己的故事。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相见。我也渐渐熟悉了不去想念还有过这么一个朋友。他应该找到了自己的故事了,只是不希望我们去打扰他。

      多少年后,还是想起了他,通过渠道打听到他,信息显示——2012年结婚,儿女双全,老婆名字有个凤字。但我没有联系他,这次是真的默默祝福了,我也不用去担心了。

      只是,他以为自己没混好,怕被我小瞧;或者,他认为读书的人会刺激到他的内心深处;再或者,他也有一个读书的梦。

      感情这种事,无论亲情、友情和爱情,还是夫妻情份,都需要一起努力经营与维护的。否则,它可能还在,但不会成长与深刻了。



二、一段往事(2)


      师兄还俗的时候,留给我一个纸条,写道:“你我缘分已尽,你多保重,今后不必联系。”当年我拿着这纸条,感觉自己好像被抛弃了一样。那年,师兄和一位志趣相投的女香客相爱了,还了俗。

      记得当年遇见师兄时,他在谈着吉他,唱着刘文正的歌。他是研习正一教的高人,我当然不懂,我只知道一点最基础的净土宗知识。但见此人无论什么都能都会,本打算执弟子礼,他说这样吧,因为他早年在长沙求学,而我看上去好像是个读书人,就叫师兄吧。

     于是,我们就开始了一段友谊,我们在山中的道观里讨论哲学与历史一个月,那是我过得风轻云淡的一个月,竟然有时还会有一些超脱的感觉。在道观里,吃的东西没有猪油,也就是简单的土豆片。

      后来,来了一个音乐学院毕业的人,是位女孩子。她来的时候,我也准备远行去北方了。再次相见时,发现女孩子也穿着道服,师兄见到我似乎有点不自然。因为他说过:“红尘无我,不会堕入。”当然,我就当不知情。

      再后来,听说他们云游四方去了,没有了联系方式。师兄的作品写了一半,也不写了,是一部关于春秋年间的江湖哲学。在这世上,只有感情是能让人真正改动的力量。

       当你成为他人风景时,你大可不必惊讶,可以大方一笑;当你遇见了你的风景时,可以轻声地问候一声:“你好,我可以和你一路同行吗?”我们眼睛很大,能装下整个世界,有时也很小,容不下一滴爱的泪水。



三、远地花开


      祖父离开我们多年,我也再没回过那个有山有水的地方。祖父种了一辈子橘子树,最多时漫山遍野都可以吃到他种的橘子。08年大雪灾,橘子树一颗不剩,全部被压垮而倒下,也就是那一年他健康出现了状况。

      母亲和我视频,给我看父亲在种树,母亲说他俩要种三百棵杉树,就在原来种橘子树的地方。他俩每个月要去老家打理一下,而我已经逐渐模糊起来,不记得来时模样了。

      三百棵杉树,过几年也就长大了,要是长出一片杉树林,对我们也是个念想。这是父亲的话。

      祖父去世的之前,说以后我的孩子名字,他也想了下,但没想好,到我下一代辈分是“恢”字,要有名有字,我在家谱上的名录是:杨其筠,字海波。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每个人都在书写,每一代人都在传承。人类自始至终在做一件事,就是信息的传递,而手段无非两种:一是繁殖,二是思想(文字)。

      回想过往岁月,多的只是考虑自己的感受,欢喜与快乐、任性与冲动,或者远走他乡,或者常年在外,似乎只是自己的事。走着、走着,快已看不清来时的路途,渐渐遗忘为什么自己要如此这般了。

     

      假如,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安分地、安静地和我在乎的、喜欢的人一起走过这人间的四季。



四、一些值得思考的问题


    近日考察了跨社区的产业统筹问题,一线工作者针对某机构做的空间与产业规划,纷纷表示太脱离实际了。综合考虑,有如下几点建议值得思考,以飨朋友同仁:

    一是虽然大的机构有理论与研发优势,但并不了解具体问题,具体问题有两大:历史遗留问题;现实空间问题。而这两点机构是很难做到的,因为需要很接地气的实地考察。

      二是做出的规划没有一线工作者参与,可能是知识的傲慢?还是时间不够?可能都存在。做出的规划,尤其是空间规划,涉及的利益方方面面,考虑不周,难以执行。这好比说,指定战略需要能听得到炮声之人的参与。

      三是产业与空间的矛盾,目前多是以空间制定产业,但是产业的发展具有不确定性,而且空间规划往往赶不上产业。所以,应该是以产业规划带动空间规划,产城融合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于产业。比如说,机场的规模应该考虑临空产业的未来发展。

    四是智慧在基层,一线工作者往往会遇到各种棘手的问题,但必须要解决,而解决办法肯定要妥协与耐心,而妥协与耐心正是政治的内心命题。所以,我认为基层大有作为,尤其是发达地区的基层。这些人的思路与考量,是最前沿的,能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

    五是对于放权问题,也需要辩证的看。权力是针对责任而言的,现在社会的权力是因为责任而生出的。所以,放权后责任就大了,责任大了,从人类的概率分布看,大多数人是风险规避者,能有意愿承担风险的比例不大,多是搭便车者。所以,放权后会不会带来一定的怠政与懒政呢?

      这些问题应该值得我们思考。另外,还有有一点深刻的感受,有的地方就是务虚工作也能做得很实。



五、有趣的王老师


      王老师是南院学生最受欢迎的老师之一,每次讲座都是应者云集,挤满了求是讲堂。对王老师印象最深的有三件事,也深刻影响了我们对世界与人生的基本判断。这应该就是大学问家的水准吧。

      其一:三点论。王老师谈及人的成长时,郑重地说:“我们都是平凡之人,但每个人都有一个世界,父母决定了我们的起点、朋友决定了我们的过程,而配偶决定了我们的终点。所以择偶比努力学习更重要,夫妻之间互相促进与和睦和谐是最大的生产力,能有效地避免内耗,所以嫁娶都应该以人为本,而不是其他的考量。”

    其二:哲学至上论。王老师说,你要和我讨论哲学或者历史问题,你至少要熟读三五本哲学原理,要不然我俩就是浪费时间,不在一个平台上对话,鸡同鸭讲。哲学起到是引领的作用,要想有高度,就要学点哲学;要想有深度,就要学点历史;要想有关爱之心,要学点人类学。

     其三 、没有架子。王老师每次主持会议或者讲课,都做到了以学生为本,作为社会知名人士,在学生面前都是关爱有加。有次,邀请到余永定老师讲汇率问题,是难懂的数学模型与推理,王老师似乎也是听到滋滋有味。后来,王老师总结说,今天我也是学生,虽然听不懂,但还是觉得有意思,你们做学问要触类旁通啊。

       做事要有情怀,有情怀就不会计较成本与得失。做人要有原则,有原则就不会出太大问题与失误。



六、家庭的二元结构分析


    最近老家发生了一件惨剧,昨天还上了腾讯头条。看了警方的通告后,才知道事情原委。希望这类人间悲剧少发生一点。十五岁女生杀死亲情父亲,据报导一是父亲因为补课问题骂了女儿后和母亲扭打一起,然后女儿失控用水果刀捅死了父亲。

     (当然,去世父亲的父母也发了通告,说引起家庭矛盾的不是因为教育理念问题,而是有其他严重的问题,真假不做评论,相信真相一定会大白天下。)

     其实,一直我有一个核心观点:我国教育的最大缺失体现在在两点,一是家庭伦理教育不够,二是应该是在培养成人的基础上培养成材。前者最重要的是和睦家庭的营建,而和谐家庭最关键是良好的夫妻之情。按照时下话说,最好的家庭教育是“爸爸爱妈妈”。

     这句话不假,有其深刻的社会根源。我们从一般人去考量,对感情无感的人除外。一般而言,男性的成就感与幸福感主要来自外界的评价,女性的幸福感与成就感来自于原生家庭和自建家庭的内在考量。也就是说男女对于家庭的内在评价是有是失衡的倾向,而失衡方主要来自男性,所以“爸爸爱妈妈”就是一种避免失衡的举措。

     回到家庭,因为年龄背景性格等原因,肯定会形成认识上的二元结构,即“传统性”与“现代性”的冲突,体现在青春期的叛逆和和更年期的不耐烦。

    从历史看,家庭教育主要在母亲这边,而男性在于养活生计,向古代徽州男性做生意好几年都部回来的。所以,到目前为止,父亲在家庭教育上还是缺失的,尤其是针对男孩子的培养上。

    作为父亲,他是了解男人的成长历程的,但羞于与儿子讨论,就会以一种威严来搪塞。而母亲,本身是不懂男性的内心成长历程的,于是就按照她认为的培养。久而久之,会出现一定的认识偏差的,这也是家庭二元结构的深层次原因吧。

    再回到事情本身,女孩子敢拿起刀杀正在打母亲的父亲,那是一种怎样的失控情绪??我想,或多或少之类的情绪存在于每一个夫妻不和睦的家庭中。人生苦短,不能相杀相爱,宁愿不爱,也不要纠缠与纠结。



七、远地花开(2)


    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也是我们大家庭要庆贺的时候。我也就这个最亲的表妹,姨妈们家也就这个女孩子。时光匆匆,一晃就过去了。

     读书时,我已经记不清警告过多少男生,离表妹远点,不要骚扰她学习,否则知道后果会很严重的。我还记得一位不知从哪里(好像广西过来的)来我们学校读书的同学,先是和我做朋友,过了一段时间,说喜欢表妹,要我引荐一下。我当时的回答是:“你啊,真心喜欢等高考结束再说。”

     

       表妹,是个温文尔雅的,说话轻声慢语的女生。好像从小到大都很听话,而我似乎表现得比较叛逆。母亲经常要我学表妹,要听话。我还经常狡辩说,我最听话了,故意表现为不听话。

      表妹很体贴,很照顾人的情绪,从不以自我为中心。她在长沙的房子,成了我和好友们之间的据点。每次我到她家,总是摆好了我最喜欢吃的姜片。

      这么多年,我是表妹成长的见证人,见证了一位不善言辞的小女生成长为落落大方的女性的全过程。好女人,就要有好归宿,否则社会成本太大了,对社会是个伤害。今天,为小妹鼓与呼,小李不错。

     发小维薇也要摆酒席了,最清楚的是那年,我把写好的诗念给阿维听,然后碰到了维薇,我们说把诗稿送给维薇吧。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把诗歌送给同学,一晃二十年过去了。

       本来满是满满的祝福,到此时却有那么多感伤,是舍不得吗?阿维结婚的时候,哭得稀里哗啦,搞得人家还以为我们有什么一样。

     我们都不小了,不能再像以前一样腻在一起玩了,每个人都会有新的征程要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舍,可能,这就是人生吧。要爱,那么我们就爱到底吧。



八、湘江北去


     现在湖南人可能在沉寂吧,反正越来越发现问题所在了——在精神上吃老本,总拿无湘不成军的话来安慰自己;在现实中,又是那种争存量很剧烈的形情,似乎都是不服来战的态度。

      必须得前情回顾一下,要不然会忘了来时路途。湖南在近代史的焕发无非来自于三个:一是曾国藩的奋斗与感召;二是湖南特殊的农业生产方式,尤其是“双抢”;三是湖南女人很大气,特别能战斗与奉献,培养的孩子也虎气生威。

      针对第一条,君子之泽五世而竭,现在的感召力也无非去故纸堆里寻找论证来证明曾有的辉煌;第二点,随着农村发展与农业现代化的推进,没有了传统农耕时代的艰苦了;第三点,暂且不论,湘女能战斗一直是传统,当湖南男性沉静的时候,湘女也会挑起大梁,且看当今中国白手起家女首富周群飞。

       假如以一个样本作为考量对象,南院的湘人应该是可以看出来一些复兴的迹象。因为有以下三点似乎可以说明:一是家国情怀依然还在,对主席感情对现实有关心,形而上的思考较多;二是依然还是定位为南方的北方人,似乎还是有细腻有大气,纵观大部分成功男士,他们内心是装着一个女人的雍容与细腻;三是在外湘人比较团结,温州泉州与潮州之所以成功,第一大因素就算团结,无论在省内国内与国外,国外黑帮不怎么敢碰这三个地方的人,因为只有这三个地方能做到老乡们一呼百应,拼死帮忙。

      当看到我们用的微信、陌陌、快播、快手、世纪佳缘、酷狗、58同城等创始人都是湖南人,作为一名最普通不过的湘人还是蛮欣慰的。



八、未来企业家会是什么样的人类?


    因为学的是宏观经济学,经常运用大而化之的思维去考虑问题,像古典经济学一样把微观经济主体看成一个只管投入与产出的黑瞎子,于是就忽略了最重要研究领域,即企业。结果,企业理论大师被法学家科斯开创并壮大了,有史以来,经济学论文引用率最高的就是科斯的企业理论论文。

       吴师兄的座右铭是“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意味着要从精细处发现问题,直到有一天老师带着我们去沧州中捷调研,途中问了我们对国有企业改革的问题,尤其是听了被调研企业大营销总监的半个小时的陈述,才有对于企业管理的几个过程有感性的了解,似乎有了点兴趣去查阅资料。

     这些年从上到下都对企业家才能与匠人精神高度重视,都写入了历史性文件。但,有一个问题,我们总结的都是过去发生的事,有没有提炼出一般的规律性的东西呢?两年前听了华为全球顾问田老师的讲座,当然是字字珠玑意有千钧,更多是对任总的思路的阐述,似乎我们看不到成功前任总的真实作为与思考。

      也是近一年,有机会接触到正走在创业之路的创业者,他们今后成功了就是企业家,不成功也能总结出给人借鉴的经验。

      在大家对“狼性文化”“野蛮生长”等理念津津乐道的时候,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那是过去那个时代造就的故事,充满了想像、侠义与浪漫。但,在各种制度逐渐健全的氛围下,现在的创业者、未来的企业家到底会是如何的模样呢?我想应该具备一下几个素质——

      一、应该是学习型创业者,当树立终生进化的理念,从传统与现实中来,以未来视角在审视当下实践。

     二、避免大数据思维(大数据技术必须发展),大数据思维在某种程度上不利于抽丝剥茧、由表及里的个人思维发展。

     三、性格要平和才能聚财,做事讲原则,做人讲感情,拼到最后肯定是人品与性格决定的。




九、从婚恋观改变看不平衡与不充分发展


最能体现一个社会精神风貌的,就是婚恋观。我想,没必要从理论上进行特别阐述。因为,理论总是灰色的,但生命之树常青。

研究一个社会现象,一般来说从经济、社会与文化三个角度可全方位考虑,对于重大社会问题还需要从政治层面去思考。现在仅从经济视角去分析现代婚恋观为什么发生了改变。

我们经常听到,你该如何如何选择,这个好,那个有问题。在具体选择的时候还是要尊崇内心的声音,一般而言选择是符合当前条件的,除非你有舍我其谁的勇气。

八九十年代,城乡差距与区域差距,无论是人员还是就业,都是一边倒向发达区域,因为在这个时候,嫁个台湾佬(八九十年代我们那地方说谁有钱,就说他家里有个台湾佬)、香港人、或者华侨(《芳华》里的林丁丁),其次可以嫁给外国人(目前,外国人与国人能互相区别美与丑了,以前外国人一看到东方女人,就认为美,同样,我们也一样认为人家只要是外国人,就帅,就美)。

或者,农村里嫁娶给县城的,嫁娶到省城,或者珠三角与长三角。在这个发展的阶段,通过婚姻改变命运也不是一种好的方法,毕竟谁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主要不存在骗婚的前提。

在国内,尤其是外省人通过努力到了发达地区工作的人,在改革开发头二十年,嫁娶发达地区的人,后面也会或多或少出现失衡,因为很多东西是通过努力和金钱是可以获得的,当然为了短期获得最多,那肯定要牺牲东西,一旦自己能去得到,那么会去寻找自己牺牲的东西,比如TA认为的爱情。

我第一次见到情书,是读小学时,在路上我捡回来,交给老妈。老妈给老爸说,写信的男的去了珠三角,向女方提出了分手。当时我是不明就里,后来才知道了发达地区是个创业的好去处,也是个充满诱惑的花花世界。

进入新世纪后,发达区域中强强联手发生了变化,以前是资本的联合,而今也表现为资本与智力的结合。我想背后的原因可能是:一是企业家孩子较少;二是面临着接班人的问题。孩子较少,同时不对企业经营不一定感兴趣。于是资本方会去寻求智力方,保证事业的发展与继承。

但是现在,发生了可喜的变化——主要体现在门当户对的理念上,以前偏重于物质层面,而今更偏重于精神层面,会去更多地考虑性格、认识与阅历。主要体现在以下以几个方面——

一是农村婚姻,第一选择是嫁娶当地人,导致女孩子很抢手,还未到20岁早已踏破门槛了;

二是通过读书、参军出去的人,更愿意找本乡本土的同一地方工作的人;

三是外地人与本地人的结合,多不可能是土豪式的结合。

四是条件都好了,就难以去为他人改变什么,所以文化差异性更加突出。

背后的原因是不是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

一是城乡差距越来越小,城市的优越性降低;

二是区域差距越来越小,发达地区优越性降低;

三是人们的婚恋观参考的因素会去考虑到下一代发展,以前的只要有钱就可以培养出好孩子的观念是不正确的,更多是性格培养,而性格先天是决定了大部分的,所以配偶性格的考量成为了很大的因素。

这符合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规律,所以要达到社会的良序发展,社会要想向更好地方向发展,靠经济社会自身发展,要靠能扩大社会财富的人,也要靠乡贤。

知难行易是针对个人,但是,在浩浩荡荡的大势下——个人,顺之者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