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国语音乐联盟

陈小霞,写出你的内心戏

静听2020-09-05 13:02:45
点击上方“静听” 可以订阅哦!


在昨晚上海的LOVE RADIO举办的《最爱金曲榜》爱在西岸音乐盛典上,周蕙在现场演唱了她的成名作《约定》,VCR上出现的李亚明、彭佳慧等圈中好友的诉说及祝福,让周蕙在演唱这首歌的时候,感动不已。说到这首歌的成功,让人不得不提到它的作曲者陈小霞。

对于喜欢华语流行乐的朋友来说,陈小霞就是一个闪光的名字,你不可能没有听过她的作品:《十年》、《约定》、《你看你看月亮的脸》等等脍炙人口的歌曲都是她的作品。

陈小霞

7岁时她开始知道,写歌对于她来说是件与生俱来快乐的事情。14岁时她开始背着爸爸妈妈学弹吉他,那时的陈小霞自己攒钱偷偷买了一把吉他,可担心父亲发现,就把琴藏在被窝里,但是最后还是被父亲发现了,本以为爸爸会把吉他砸了,但开明的爸爸反而找了一本书,教她调音。那个时代,很少女孩子会选择去做音乐人,而陈小霞,选择了倾听自己心底的声音,因为音乐让她快乐。她说:当我第一次把自己写的歌用谱子记录下来的时候,那个满足感,是全世界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选择喜欢音乐也许靠的是与生俱来的天赋,而真正选择走上音乐创作的道路,则是一件需要很多勇气经历许多碰壁的事情。

刘文正《三月里的小雨》专辑

所以27岁时,因为多年的积累,她顺理成章地第一次发表了自己的作品。陈小霞很幸运,第一次发表作品就是写给刘文正这样的巨星。陈小霞回忆说:有一天刘文正的制作人不知道怎么听说了我,一个成天在家写歌的疯疯癫癫的家伙。他大概也是有碰运气的心理吧,就叫我到他家去,把自己的作品唱给他听。我唱了4首歌,他当场就买了那首歌。那个晚上对我很重要,如果我碰不到这个制作人,可能我不会把歌给刘文正,我可能会继续在家里闷头写歌,也不懂得写了歌是可以拿去给别人唱的,可能我依然是一个在餐厅唱歌的歌女。1981年,刘文正发表了专辑《三月里的小雨》,陈小霞为他写的这首《春夏秋冬》就收录在这张专辑里面,这是对陈小霞意义重大的一首歌,是她的一个起点。

这是陈小霞第一首公开发表的作品,亦是一首清新简洁的民谣小品,旋律非常上口,听过一遍后就能哼出旋律。那时27岁的陈小霞已经展露了卓越的创作才华,这首歌后来被很多歌手翻唱过,多年后重新聆听,依然可以感受到那股清新的气质和细腻流畅的“陈小霞制造”的风格。而今天,对于已经年过六旬的她来说,生活的最大乐趣依然是创作。这已经与空气、阳光、水一样,变成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事情,你经常可以看到她的一些新作品发表。

大多数朋友对这首《朋友》的熟悉,是来自于无印良品1999年《珍重 分手纪念专辑》中翻唱的版本,而这首歌的最初版本是收录在齐秦1986年的专辑《出没》中。陈小霞早期曾为姜育恒、齐秦、黄仲昆、杨林等歌手制作,后来被齐秦大力游说,1991年在EMI曾推出个人台语专辑《大脚姐仔》, 获得业界的一致好评,成为台湾百佳唱片之一,我在之前公众号的文章里也推荐过这张专辑:《傀儡尪仔 》与《归来吧》,而1993年的《化妆师》专辑至今仍为爱乐人争相珍藏的经典作品。

陈小霞《化妆师》专辑

陈小霞写歌不会让自己太接近商业化的公式,甚至很多时候她刻意绕开,但是也许是真诚的态度更能打动人心,反而常常成为脍炙人口的好旋律。1991年,陈小霞为pub歌手出身的林良乐写了《温柔的慈悲》,这首歌为林良乐的好声音找到了一个很好的表现平台。这是一首悲情情歌,林良乐的略带沙哑的中音,让人只感觉到无边无际的痛暗藏心底悄悄漫上来。这首歌后来成为最能代表已逝的林良乐的一首歌,多年以后,阿桑翻唱了这首《温柔的慈悲》,让这首老歌让更多年轻一代的人熟知。

2000年陈小霞第一次去北京时听到满大街都在放周蕙的《约定》,还有一年在上海,她到哪都能听到任贤齐的 《流着泪的你的眼》,才知道原来这首歌在内地这么红。陈小霞说:我一直盼能为我所经历的人与事,找一双鞋……经过三十七年的追寻,我从我的音乐中找到了。确实,她让许多歌手都找到了这样一双鞋。 就像1999年陈小霞作曲杨立德作词的万芳的《女人鞋》所唱的:找一个好女人爱到老,找一双好鞋子陪你走到老 。找到自己真正喜欢又适合自己的鞋子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有许多人终其一生都在不停尝试,又不停放弃。很幸运,陈小霞不是这样的人。

从14岁拿起吉他的那一刻,她就选择了聆听自己内心的声音,谦逊真诚的音乐道路。三十年岁月流转,很多像她一样写歌的名字不见了,而陈小霞的名字依然经常可见,因为她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自己又适合什么:一个纯粹的创作人,不是制作人、不是编曲者,甚至纯粹到只是作曲。

很多人都知道陈小霞是个很低调的人,很多时候,她只是躲在歌手唱片歌词页背后的一个符号。尽管这个符号的出现某种意义上代表了“热卖”和“品质保障”,但是无论她的作品怎么被人熟知、传唱,她给人的感觉始终都是陌生的,就连台湾媒体都很少能接触到她,她甚至与最好的合作伙伴姚若龙在10多年的时间里只见过两次面。她住在偏僻的山上,家庭、创作就是生活的一切。

记得我第一次真正“看到”陈小霞,还是来自《最后的温柔》这首歌的一个视频,这首歌由李子恒和陈小霞创作,有一个很特别的版本是陈小霞、李子恒、姜育恒三人一起合唱完成的。这个视频应该是来自2006年9月30-10月1日,在台北国父纪念馆举办的“温柔与慈悲——李子恒、张弘毅、陈小霞作品集音乐会”。

李子恒、陈小霞、姜育恒《最后的温柔》

经常在想,究竟是什么样的内在才能造就陈小霞如此强大的创作力。始终相信,作曲如写词一般,都需要天赋,并不是学习声乐,知道乐理会乐器便能创作出好听的曲子,很多时候要依仗创作人的灵气。而陈小霞的作品,常常让人觉得简直是带着一种“仙气”的感觉,也许是身为女性创作人独有的敏感细腻的特质吧,让她总能深入地捕捉到那些千回百转的情绪,并准确地找到适合它们的旋律。

更奇妙的是,同样的一首曲子,填上不同的词经过不同的编曲和演绎,竟能传达出不同的情绪并且同样打动人心:陈小霞作曲,姚若龙、林夕、姚谦三人分别为黄莺莺、王菲、侯湘婷填词,便成就了三首传唱度极高的好歌《情雪》、《暧昧》(粤语版)与《暧昧》(国语版)。

从1981年跨入流行歌坛至今,近千首作品里,除去那些为天王天后作的金光闪闪的“嫁衣”外,陈小霞也创作了三张属于自己的专辑,除了前面提到的1991年的《大脚姐仔》、1993年的《化妆师》、还有2005年的《哈雷妈妈》,虽然相比之下这三张专辑显得沉默无声许多,但却无一不是倍受业界褒扬、载入经典殿堂的佳作。可能很少有人会注意这三张专辑,因为演唱它们的歌手没有亮丽的外形,也没有特别天籁的声音,可是因为陈小霞这三个字,这些专辑为我们这些喜欢她的人打开了一扇了解这个低调的创作人的窗,让我们得以透过音符更靠近一个诚恳而又真实的陈小霞。

陈小霞《哈雷妈妈》专辑

这其中,陈小霞自己很喜欢《哈雷妈妈》里面姚若龙写词的一首歌《查无此人》,她说这首歌的歌词就像为她打开了一扇时光的门。

也许这些便是陈小霞那些美好旋律的秘诀吧:忠于内心忠于音乐,忠于快乐心诚则灵。 有一首歌曲,陈小霞曾经觉得没有什么过人之处,是因为女儿在一组小样中竭力推荐这一首,她才拿去交给唱片公司,结果这首歌曲却大红了一把,这首歌相信大家不会陌生:

陈奕迅《十年》

除去那些大热的曲目,让我选一首我钟爱的陈小霞的作品,我会选择黄磊《边走边唱》专辑中陈小霞作曲的《内心戏》。黄磊虽不是唱将,但他的歌声总是能把人带入某种意境中。这首歌的作词人是前“黑名单工作室”的王明辉,编曲者则是经常和张雨生合作的樱井弘二,每次沉醉于这首歌时,我总是在想:陈小霞的作品不就是经常很轻易地勾勒出我们的内心戏吗?

钮大可,九月的阳光

一部“戏”,三个“一片歌手”

青年合唱团:因为我将出发到远方……

《将爱情进行到底》电视剧原声唱片

赶在年轻的前方

请拔掉我的插头,庾澄庆的Unplugged Live

近期回顾


静听

一起分享聆听的点滴

如转载或他用请事先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