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国语音乐联盟

总有一部张国荣是你未曾发现的惊喜

摇滚天堂2020-07-29 13:20:54

近期cc修复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的新影评中,有人写“杨德昌早逝的好处是避免了像张艺谋、陈凯歌那样老来糊涂老眼昏花之时在商业市场洪流之中拍出烂片。”距离2003年4月1日已经过去十三年了,如果哥哥还在,今年正好60岁。对杨德昌的感慨于张国荣或许是,避免了如王祖贤那样隐退至遥远的加拿大偶尔回港一趟依然被港媒拍出各种疲态的照片,疑整容打针之类的新闻标题,再被大众感叹一番美人迟暮,又或许在喧嚣的内地商业电影中借由个人影响力被拉去做电影监制如王家卫、周迅、章子怡所做的那样。再或许在各家选秀比赛中被邀请去做评委,问着每一位选手你有什么故事。可我相信,侯孝贤没有,梁朝伟没有,李宗盛谭咏麟没有,上面这些浮华的苟且,我想,当然也不会在你身上出现。 

港大词人黄霑每次看见哥哥都非要跑去亲他,说因为他好看。可黄大才子有一句著名的对张国荣的评价叫“与他的才华相比,他的容貌不值一提;与他的人品相比,他的才艺不值一提。”哥哥为人谦逊率真好相处,热心提携后辈,虽身处巅峰时期香港娱乐圈的复杂之中,却依然活得亲切真实



十年代末香港歌坛“谭张争霸”粉丝间唇枪舌剑不可开交,我爸爸是个忠实的谭派。直到现在他还因周华健的《朋友》作品水准不如谭咏麟的《朋友》,传唱度却远高于谭校长那首而忿忿不平,莫名其妙地不喜欢着周华健。大概小学时有一年电视上在放小虎队的陈志朋演得关于张国荣的舞台剧,我随口一句,陈志朋跟张国荣真的长得很像啊。我爸反应超大地“陈志朋哪里有哥哥那么标致的长相。”我只好默默闭嘴。(这是不是类似李易峰的粉丝也忍不住要为杨洋讲好话?==)后来上高中之后我突然就喜欢起张国荣,大概是看完《霸王别姬》的缘故。哥哥,是我至今喜欢过最久的艺人。


————我是阿森的分割线————



霸王别姬

“从一而终……不疯魔不成活”

为拍这部戏待在北京半年学语言学戏,这个歌颂他有专业精神的故事大概很多人都听过。而当年《霸王别姬》在戛纳电影节提名了最佳男主角张国荣,据传最后在评委投票中有一名欧洲评委因为看完影片一直未出戏,而错将票投成了最佳女主角张国荣,导致哥哥因一票之差输给了《赤裸裸》大卫·休里斯。而《霸王别姬》同时拿到戛纳金棕榈大奖和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和记录在华语片中也是举世无双了。《霸王别姬》也是在豆瓣一直未被超越过的评分排名最高的华语电影。不仅是程蝶衣成就了张国荣,张国荣也成就了这出“霸王别姬”。


春光乍泄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中两位男主角,梁朝伟凭此片横扫当年重要华语电影奖项的影帝,张国荣却颗粒无收,甚至在台湾金马奖颁奖礼的晚上受到了主持关于同性恋的侮辱。评委们的观点是梁朝伟作为一个异性恋演好了一个同性恋,值得肯定。也有人为哥哥叫屈,张国荣作为一个同性恋演活了那么多同性恋的角色,该拿的奖本应该远不止这么多吧。而你的故人们,《春光乍泄》里的黎耀辉后来又和导演、小张一起拍了《一代宗师》,成了他们新的代表作,可你的不会被更新了。



金枝玉叶


部影片哥哥亲自参与了编剧,曾听说这是他最喜欢的电影。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张国荣的剧中人物顾家明(亦舒师太式的男主名字)在厕所写歌、电梯幽闭恐惧时会大喊大叫爆粗口、爱约好友打麻将、开黄腔讲羞羞的玩笑话等,这些可爱的小习惯都来自哥哥自己。这部电影里你基本可以看到一个接近于真实的他本人的样子。



胭脂扣

“誓言幻作烟云字 错付千般相思”


二少和如花,张国荣和梅艳芳,这一部像一个隐喻。



纵横四海

“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她整世界跟着你。我喜欢一朵花,不一定要摘它下来;我喜欢风,难道叫风停啊,你让我闻一闻呀?我喜欢云,难道叫云飘下来罩着我呀?我喜欢海,难道要我去跳海?”


客气的说从商业片角度,这是最好看的一部吴宇森,也是最好看的一部张国荣。而红豆是最美的钟楚红,阿占也是最帅气的张国荣。



东邪西毒

“我以前听人说如果刀快的话,血从伤口喷出来的时候像风声一样,很好听。想不到第一次听到的是我自己流出来的血。”


最后的宿命也如大漠中的欧阳锋一样,走入无边的孤独。



枪王

“枪并不会杀人,只有人杀人。”


部电影上映十年后尔冬升拍了部《枪王之王》致敬《枪王》。延续上一部的双雄故事结构,方中信以“老枪王”的原角色客串,影片结束时显出字幕“纪念张国荣枪王 2000”,多少荣迷在影院看到这一幕恐怕也是瞬间泪目。



异度空间

“我不爱你了”


鬼在天台上对过去的爱人说出“我不爱你啦(粤语)”,这句台词我从12岁一直记到了现在。这是他的最后一部电影,曾说相当导演的愿望也没能实现。《异度空间》里和哥哥搭档的当年的小女孩,如今为人妻为人母,去年还胜过张艾嘉、舒淇成了新科金马影后,在他当年提名了五次(包括这部《异度空间》)一次也没把奖给他的地方,可你也不会看到了。



缘份


年《缘份》首次内地上映,我在一家酷似九十年代北京老影厅的电影院看了此片,修复质量一般,彼时的张国荣也只是一枚“鲜肉”的形象。难得的是大银幕上哥哥、张曼玉、梅姑三人青春满溢的样子,再加上港影巅峰时期的喜剧特色,可爱得不得了,近期不去看应该就要下线了。



阿飞正传

“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从一开始飞就可以飞到死的一天才落地,其实他什么地方都没有去过,这只鸟从一开始就已经死了。”


影结尾的另一个梳着油头的阿飞和飞蛾扑火般追寻着阿飞的梁凤英在现实生活中爱情长跑了很多年之后最终还是结婚了,可你不会知道了。



家有喜事

年《家有喜事》在香港上映了加长修复版,感谢这一版的修复。拍《家有喜事》时哥哥和毛毛(张国荣初恋毛舜筠)已分手好几年,该片的再次交集让他们成了一生挚友。至今最喜欢的CP就是这部中的娘娘腔哥哥和男人婆毛毛,两人发生的化学反应有意思的不得了,尤其两人戴着圆墨镜电梯那段,生动好看冒灵气。修复版的片尾彩蛋中毛毛再次NG,哥哥笑着嗔怪“你来早啦,衰妹”他对毛毛真是对自家小妹般的宠爱。


北京上大学后几次纪念活动所结识的几个荣迷都刻意回避地没看《异度空间》,我没法这么做了,因为我看的第一部张国荣就是《异度空间》。初中某个暑假闷热的午后,爸爸总喜欢在房间里的电视上放电影看,那天他喊我加入他一起看,我很信任地屁颠屁颠爬到床上在爸爸身边坐下,以为是一部从前看过的《放牛班的春天》、《死亡诗社》之类的电影,谁知道是一部以精神病患者和精神科医生以及一个爱着人类的女鬼为主角的恐怖片。但看到最后居然感动得哭了是怎么回事?(我从小就因害怕而拒绝看恐怖片,至今仍是。)


总不那么着急去看完张国荣的电影,就像我不急着看完杨德昌、小津的电影一样,毕竟看一部少一部。而看过的每一部都是和哥哥一起度过的时光,会留下关于电影的回忆。每年都会总有那么些人自以为是地出来冷嘲热讽一下在各种社交账号中发纪念张国荣的人,不相信其他人或多或少怀着的一颗敬重和真心,而只小心翼翼地捧着自以为的逼格。其实不管是不是哥哥的真•粉丝,任何国人关于经典港片的回忆中,总有那么一两个角色是属于张国荣。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