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国语音乐联盟

他是70年代的传奇,他是刘文正!

经典音乐广播2021-11-12 16:58:54



“我并不是一个很热情的人,但绝非冷漠,我不是不善敷衍,只是不屑作假......我无法像那些哲学家一样,说出什么惊人之语,但我想总得快乐,总得不让你觉得人生漫长。“——刘文正



刘文正这个名字大约九零后都没听说过吧?然而,当提起《兰花草》、《乡间的小路》、《闪亮的日子》、《外婆的澎湖湾》,再告诉你这些歌都是被他唱红的,你是否对他有了大概的了解?他是一个和邓丽君同时代的明星,曾带动了校园歌曲的热潮。


我们先来看他的大概简历:

1952年11月12日生于台北,家境优越,是家中幺子。

1969年,参加歌唱比赛。

1975年,发表首张专辑《诺言》,此后开始获得广泛关注,签约了唱片公司,开始唱歌+演电影。


1977年,主持节目《刘文正时间》,这一节目创出了收视高潮。

1978年,参演并演唱主题曲《闪亮的日子》却遭遇票房惨败。

1979年,专辑《兰花草》广受好评,次年推出《阿美阿美》,两张专辑中的校园流行歌曲《兰花草》、《乡间的小路》、《外婆的澎湖湾》等不止在香港获奖,还在内地引起广泛关注。


1982年,转签宝丽金唱片公司。

1984年,结束了和宝丽金公司的合约,自此淡出歌坛。

1986年,成立飞鹰公司,从事幕后工作,培育了巫启贤、伊能静等新人。

1991年,结束了飞鹰公司,移居美国,彻底退出娱乐圈。


关于他成名前的报道很少,能看到的资料都是76年《刘文正时间》之后的报道。

1979年,刘文正27岁。他似乎已经开始打算急流勇退。他已经拍了十多部戏了,对生活茫然,开始对拍戏感到厌倦。因为在他看来,台湾的剧本选择余地很小,发挥余地不大,大多数电影都是琼瑶阿姨的套路。他那时已经出道4年,采访时被问及婚姻竟然还会脸红。


1980年,一次演出结束后,一群歌迷和记者一起在他房间采访了他。

有人问他的择偶观,他说希望对方是个乐观、有音乐细胞、能表演的人,还可以接受他的职业。

有人问及他戴帽子的习惯,他说自己一般会在头发不干净or早起赶飞机头发比较乱的时候戴帽子0.0


同年,另一篇采访中,他提到希望自己三年后可以结婚。他已经在娱乐圈呆了8年,他觉得这个圈子太复杂,复杂得令他烦躁。

“一切都是空的。”

“我希望找回单纯、平淡的生活。”

也在这一年,他与邓丽君分别获得首届台湾金钟奖最佳男/女歌星奖。


1981年,台湾金钟奖最佳男歌星奖悬空。因为最有资格得奖的刘文正去年已经拿过一次奖了。而费玉清虽然有名气、有实力,却因为没有在当地做过自己专辑的节目而名不正言不顺。

1982年,费翔展露头角。刘文正再一次获得金钟奖最佳男歌星奖。

有人问他认为哪个歌星会威胁他在歌坛的地位。他说,他已经在歌坛站很久了,欢迎大家来竞争。

他也点名提到了费翔,觉得他的表演很棒,希望前辈们可以一起提携他。

1983年,刘文正连获三届金钟奖引来争议。

他不断被人拿来跟新人比较,他开始感到疲惫。

改变粉丝的固有印象很难,比如着装风格,他原本并不是个很在意着装的人,却因为外界的固有印象而不得不在着装上花费很大心思。

他保持这个发型已经4年了,这个发型似乎已成为了某种符号。很多年轻人去理发店,跟师傅说“我要一个刘文正那样的发型”。而他自己,却因为不得不每天早晨洗头、做造型而感到心烦。


而最让人触动的,大约是他在第三届金钟奖最佳男歌手得奖前后,他的一个记者朋友与他随行演出时留下的采访记录。

刘文正说,他已经名利双收,却发现自己活了二十多年,连欧洲都没有去过。

他一直很清醒:“我从来没有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从来不认为观众不会抛弃我。很多时候都在考虑早作打算。预计今年再拿了金钟奖就退休。”

演艺事业必须全面,他累了。

事业太顺利,很多人见他不顺眼。他尽可能不与圈内人来往,却仍一直在忍受圈内人的中伤。他开始困惑人类为何会有这种劣根性,非要压低别人抬高自己。

而在记者眼里,他的演唱技巧已经越来越娴熟,越来越收放自如了。他却仍在寻求突破。

记者与他夜谈,一直想说一句话,却又始终未能说出口:

他是一个神话。


后面的消息,就是他退居幕后时的故事了。

他开了公司,退居幕后7年,胖了5斤,也快40岁了。

他不去卡拉OK,因为不能忍受别人五音不全。

他接受采访时说:也许60岁时会再回台前,做脱口秀吧。那时大约他的人生阅历也够得再站在台前说上一说了。

然而,2012年,他60岁,他也并未回到台前。

94年,他彻底隐退。不受访、不应酬,不做嘉宾,不拍照,不出现在公众场合。

他怎能忍受自己40多岁还跟林志颖、吴奇隆他们一起在舞台上唱唱跳跳呢?

在华人聚居点失踪,不希望自己被认得。

他也终于不用再为歌迷而活。

满世界去玩。

2012年,他体重80kg,重了很多,幸好他身高181。

平时还是会运动,还是很帅,生活很快乐,投资顺风顺水。

他和费翔,也一直是朋友。

此后媒体上就再没有他的讯息了。

他没有复出过,也没有再公开参加任何与媒体相关的活动。

似乎毫不留恋身后的万千歌迷,就这么轻轻地转了身。


小编觉得,没有讯息,可能就是最好的讯息。

他大约真的过上了自己想要的,单纯的、平淡的生活。

目标达成,他就离开。任凭外界对他多加恶意揣测也只一笑置之。

这种清醒与理性,才是最令人佩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