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国语音乐联盟

曾捧红费玉清刘文正,每写一首歌能捧红一个人,如今把自已捧红了

至娱与至樂2020-10-28 10:51:40

还记得前两年走红的王德顺大爷吗,做了一辈子哑剧和人体艺术,没想到在80岁时,因为在一场时装秀中显示了他那一身健子肉的身材,走路带风的气质,被网友看到后,都被这老大爷身材和气场给征服了,因此一夜爆红。最近,又红了一个老头,虽然以前也有不小的名气,但在舞台之上看得很少,现在因央视节目《经典咏流传》,观众一下被这位精神矍铄、气场强大的大爷给吸睛了,他就是陈彼得。

陈彼得是谁?歌手加词典作家,他1944年出生于成都,三岁随父母去了台湾省,大学时期学的是“器械工程”专业,但他对音乐非常爱好,因此自制了电吉他,还与陶喆的父亲陶大伟组建了乐队,也是最早把西方元素引进台湾流行音乐的音乐人。如果年龄大一点的人应该听过他唱的《阿里巴巴》,这首歌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很红的。

其实,陈彼得名气并不在唱歌方面,而是在词典创作方面,他是一个多面手,唱歌、作曲、作词,弹奏样样在行,尤其在作词作典方面,费玉清唱的《一剪梅》应该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吧,费玉清当年因此歌大红大紫,这首歌的作曲者就是陈彼得,费玉清还演唱了他的《一条路》、《几度夕阳红》等歌。

陈彼得捧红的可不止费玉清,还有很多歌星是因他而红或是愈发大红大紫。如刘文正演唱他的《迟到》、《一段情》红遍海峡两岸;余天凭他的《含泪的微笑》奠定了他在歌坛的地位、还有很多歌手是因唱了他的歌而走红或达到歌坛巅峰,例如有高凌风、凤飞飞、高胜美、龙飘飘、欧阳菲菲等等。他在当时歌坛最昌盛时有“音乐才子”和“音乐教父”之称,几乎每写一首歌能捧红一个人,甚至还得了一个外号“救火队员”,谁要是想红,或是红不起来了,让他写首歌,马上就能红起来。

陈彼得对中国文化和历史,还有自已的故乡是非常热爱的,所以于上世纪80年代末创作了一首《吾爱吾国》,结果在当时还没有开放的环境下被排斥,因此得了抑郁症,为了离开台湾,于1988年绕道日本回到大陆,在大陆他创作了《归雁》,也给大陆很多歌手写了很多歌,如杨钰莹演唱的《等你一万年》,还为陈明、江珊创作了 《灯火阑珊处有你》等歌,大陆歌手张行、吴涤清也是因为翻唱了他的歌而走红的。

到了本世纪初,他开始淡出乐坛,一直单身的他在大陆结了婚,并有了一个儿子,他们在广州郊区租了一个小铺面,开起了台式快餐馆,陈彼得当起了厨师,在当地几乎没有认识这个老头是谁,后来和高凌风、高胜美上了一次《天天向上》,才被周围邻居所知道。

虽然不再从事台前演出,但他仍然创作一些歌曲,他尤其喜欢编曲一些古诗词歌曲,因为他觉得这是中国几千年文化沉淀出来的精品,尤其是那些带有中华民族气节的古诗词更喜欢,但是现在市场不流行这些,所以写的也只能束之高阁。今年年初接到《经典咏流传》的邀请,于是他决定演唱辛弃疾的词《青玉案·元夕》,之后又深情地朗读了诗人艾青的诗歌《我爱这土地》,令全场观众沸腾,也随之火爆网络,这一回他真把自已捧红了。

陈彼得表示:“我编写古诗词歌曲二十多年,时代终于听到了我的呼唤,也听到了辛弃疾的呼唤,这是跨越800年时空的共鸣,就像古词里的那样,众里寻他千百度,找不到的时候,灯火阑珊处,就是古诗词。”陈彼得还说:“我也想用这种演绎方式,告诉800年前的辛弃疾,你的盛世中国梦想,我们这代人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