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国语音乐联盟

说说和台湾校园民谣有关的人和事

爱如少年2020-08-07 07:42:41




台湾

校园民谣


我们的

故事


  那些在民间流行的、被赋予民族色彩的歌曲,称为民谣或民歌。 说到中国的民谣,不能不提到校园民谣,而说到校园民谣,则不能不提到台湾校园歌曲,因为它对中国民谣的影响力最为直接深远。


  你能说出几首脍炙人口的台湾校园民谣吗?比如《外婆的澎湖湾》、《橄榄树》、《童年》、《恰似你的温柔》之类,这些歌经岁月流逝已然成为了经典而被人们所传唱。


  你知道歌曲背后的故事吗?

  今天就和大家聊聊那些和台湾校园民谣有关的人和事。  

                                                                                           叶佳修

                           

  在中国音乐的发展史上,台湾民歌开启了华人创作音乐的新时代,可以说台湾是华语流行音乐的龙头。在那场如火如荼的民歌运动中,涌现了无数的领军代表人物,叶佳修是其中重要的一位。


  叶佳修在电视上看起来瘦瘦的,脸尖尖的,模样有点尖嘴猴腮。虽然貌不惊人,但写出来的歌曲却美得惊人。随便说一首吧,《外婆的澎湖湾》你觉得怎么样?那是人家的处女作呀,第一次给别人写歌就出手不凡,那才华真是杠杠的。后来的大作也都是如雷灌耳:像“乡间的小路”、“爸爸的草鞋”、“赤足走在田埂上”、“踏着夕阳归去”等等,无论举出哪一首都能堪称佳作啊。


  作为台湾校园民谣重要的奠基人之一,叶佳修曾创作过上千首台湾校园歌曲,纯朴动人的美妙旋律,如诗如画的田园风光,体现出中国式的美学境界和人生追求。不仅当时在台湾备受年轻一代的追捧,后来在大陆也拥有着无数的歌迷和粉丝。


GROWTH

成长




  人人皆知的废话就不说了,如此厉害的人物居然也有自己的伤心往事。那个年代,电视还是新生事物,无论写歌的还是唱歌的都想在电视上露个脸,给自己做做广告。可这对叶佳修来说,就是个挺难堪的事儿。唱片公司的老板嫌他长得不好,就不让他在电视上露脸儿,老板说了,你千万别露脸,你一露脸,唱片销量就会下降。后来,拍《赤足走在田埂上》,连猪啊牛啊什么的都拍了正面特写,可是只给他的脚拍了个特写,老板之后想想觉得不合适,就又给他拍了个背影,硬是没让他露脸儿,这事儿让叶佳修觉得很是气愤,甚至多年后,他还对此事念念不忘。


  不过,他虽然有点愤愤不平,但还是说,这给他减少了麻烦,不像其他的名人,他走在街上根本没人认识他。


  虽说当时台湾民谣受美国嬉皮士运动和英国朋克运动等倾向社会改革思潮的影响,诞生于追求自我、追求理想的自由风气中,但实际上,它和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大陆流行歌曲一样,走过了一条并不平坦的路。



  举例子来说吧,那个时候歌词是要经过审查的。《雨中即景》这首歌大家应该都不陌生吧?这是由台湾民谣代表人物王梦麟作词作曲并演唱的一首经典流行歌曲,描写了人们在突然降临的大雨中慌乱的情景,歌曲欢快、幽默,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曾风靡一时。其实,王梦麟还唱过一首名叫《拼宵夜》的民歌,也是这种诙谐幽默风格的,歌词大意是:



一日做工做了后,三五个酒仙肚子饿,走到对面小店头,要吃宵夜你就别走,一盘炒螺仔肉,两三罐米酒,大家来拼酒,醉的是见头。


  本来呢,这也就是个写平头百姓生活的歌,却被当局禁掉了,因为当局说,这歌违反勤俭原则,不能鼓励大家吃宵夜。天啊,吃宵夜也不行啊。


  不仅如此,那些眷念远方故土家乡的歌就更是被禁止了。因为“流浪远方”这句歌词,齐豫的《橄榄树》被禁了,当局问她:你要到哪里去流浪?因为“愿你是飞鹰,翱翔在蓝天上”这句歌词,刘文正的《飞鹰》被禁了,当局问他:你要飞到哪里去? 一位怀来沙城籍的台湾老兵,因思念故乡,就把思乡之情讲给了音乐人施孝荣,施孝荣根据老兵的描述创作了《归人沙城》这首歌,马上就被禁了,当局问他:你要归到哪一边?

  有时间想想,那些台湾老兵的一生真是令人叹息,少年时经历了国乱家贫,青年时被抓去当炮灰,之后他们无奈地跟着老蒋漂洋过海,从此与亲人天各一方,而且连思乡之情也不敢表达。听我一些台湾的网友说,他们身边有很多这样的人,妻离子散,到台湾后一直希望有一天能回去与妻儿团聚,独身生活了很多年,到后来实在是绝望了,才又重组家庭。

                                                                                       刘文正和罗大佑

 

                                                                                原来那首歌是写给张艾嘉的呀


  罗大佑的名字大家都不陌生,作为台湾后期民歌运动的代表人物,他的许多作品都很脍炙人口,像《恋曲1980》、《恋曲1990》、《童年》、《鹿港小镇》、《东方之珠》、《是否》、《明天会更好》等等。我最喜欢的是他写的那首《光阴的故事》,“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不正是我们成长的写照吗?后来才知道那首歌是他写给张艾嘉的。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大佑还在医学院读书,好友刘文正出演电影《闪亮的日子》男一号,文正欣赏大佑的才华,把当时还籍籍无名的罗大佑推荐给电影的导演,为这部电影写插曲。而剧中的女一号正是张艾嘉。张艾嘉当时年轻活泼,青春靓丽,大佑对她一见钟情。爱情的力量激发了大佑的创作热情,不但在电影中所写的插曲一炮走红,此后他为张艾嘉所写的“情歌”更是成为了人们传唱的经典之作。那时候,张艾嘉除了演电影,也在歌唱道路上发展,《童年》、《光阴的故事》都是大佑专门为张艾嘉所写的歌曲,录制《光阴的故事》时,两人正式开启恋爱关系,可谓是“光阴背后的爱情故事”。但两人最后未能修成正果,分手时,罗大佑写下了《是否》那首歌,感人的歌词配上台湾歌手苏芮深情的演唱,曾拨动了无数人的心弦:

“是否这次我已真的离开你

是否泪水已干不再流

是否应验了我曾说的那句话

情到深处人孤独”

…… 









  台湾民歌民谣对大陆通俗歌曲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上世纪八十年代,大陆流行的歌曲《清晨我们踏上小道》、《军港之夜》、《大海啊,故乡》、《回娘家》、《请到天涯海角来》、《妈妈的吻》等都是借鉴了台湾校园歌曲民谣的风格。此后两岸在音乐上的交流就一直没断过。近年来,很多台湾艺人到大陆发展,甚至在大陆安家落户,文化艺术方面的交流跨越了意识形态方面的差异。 

  语言是个神奇的东西,无形中就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而音乐就是最好的粘合剂。这些年,我认识了一些来自台湾的歌友,由于对音乐的热爱,大家抛弃了意识形态方面的差异,亲如兄弟姐妹,相处融洽,彼此都发现,大家的文化背景一样,爱好都差不多,融入并没有障碍。


  在彼此相处的问题上,尊重沟通应该比用强重要。相处得好,心自然就会慢慢靠近。真的,我们拥有一个家。 


-END-


文:海忆

编辑:  Inzaghi

排版:雯菲

校对:静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