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国语音乐联盟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

水金火2020-08-10 12:01:27

1994年前后的时候,全国没有几个大电视台,所以只要能上央视,就能红。


那时候有个叫洛桑的,被发掘出来演了一系列小品,其实现在说起来创意也一般了,就是表示自己少数民族,自己热情活泼又憨厚,自己很有才,能模仿各种乐器等等。当时大家看得还是挺高兴的,他就这么一炮而红。



当时我记得,有个小品里,洛桑是这样唱的:


我从天上来,(还)带着降落伞;

降落伞打不开,我眼看就要完!

掉下来没摔死,我心里好喜欢(啊);

赶快买奖券,我中了台大彩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时观众们嘎嘎地笑,我也一样,所有人都无法猜到,大约也就过了那么一两年吧,洛桑酒驾撞死在路上了。


巨星升起来快陨落也很快,他的师父兼搭档博林大概是为此消沉了二十年,直到前两年才又出来做一些综艺评委之类的工作,年轻点儿的人,根本不认得他。


后来大概过了几年又得知,这首歌是改词,原作是这样的: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

种在小园中,希望花开早。

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时过;

兰花却依然,苞也无一个。


我当时还是有点失望,觉得不好玩儿,远不如当时洛桑唱的那个好玩儿。但是又过了不知道多少年,又听见完全版,前面的竟然无所谓好玩不好玩了,而且后面还有这样几句:


转眼秋天到,移兰入暖房;

朝朝频顾惜,夜夜不相忘。

期待春花开,能将夙愿偿;

满庭花簇簇,开得许多香。


不记得当时是听谁唱的,听到“朝朝频顾惜,夜夜不相忘。”的时候,突然觉得好。


词作者写的是胡适,但是又有种说法是,胡适原作是这样的:


我从山中来,带得兰花草,

种在小园中,希望开花好。

一日看三回,望得花时过,

急坏看花人,苞也无一个。

眼见秋天到,移花供在家。

明年春风回,祝汝满盆花!


好吧,似乎并没有我在意的那两句,但也无所谓。胡适这个人,现在都说他属于民国大师之一,不过当时在知识分子圈子里应该受着不少人的藐视,属于什么都玩儿什么都不精那类,不接着说他了。


照理说,这篇是为歌而写,应该插一段音频才对。但是很不幸,我听了腾讯允许添加的几个音频资源,都不喜欢。搜索到一个刘文正的现场版,觉得还行,但是人家腾讯又不允许引用。


其实我很讨厌演唱者把这几句翻来覆去唱好多遍,觉得最多一两遍就好,非唱那么多遍撑那么多分钟就烦了。原唱刘文正的全曲也是来回唱了好几遍,后面竟然还加速了,我……无法理解,你又不是在酒馆等着唐何塞的卡门。点到为止不行吗?


而且老歌嘛,一般都有个很夸张的前奏,带着当年很新鲜的电子音“嘟嘟嘟~”我也不喜欢,从小就不喜欢,想要个清唱版本。


还有,这首总被归为儿童歌曲、校园歌曲之类,我也觉得不太合适。


因为自己的某些心结,我被那句“朝朝频顾惜,夜夜不相忘。”感染,又觉得“能将夙愿偿 ”并非只想谈这棵“苞也无一个 ”的兰花草。


有人说,诗词或言志,或载道。对于拥有“夙愿”的人来说,用“满庭花簇簇,开得许多香。”来表达自己的期望,应该是很好的。



刘文正长得端正英朗,颇受欢迎。后来退出演艺界并消失得无影无踪,有人说他私奔到美洲去了,又有人说私奔对象不是别人正是另一大帅哥费翔,呵呵,爱是不是吧。


他有过“夙愿”吗?


如果有的话,这个“夙愿”得偿了吗?